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恩爱夫妻
恩爱夫妻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色欧美亚洲日韩在线影院_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

地址发布页:

“兄弟,记住,出了门千万别回头,咱们这儿有这讲究……

  “三哥,这几年承蒙……”

  “行了,是兄弟就别说那话……”

  “保重啊三哥!”

  三哥是监狱裏的红头,进来12 年了。当年因看不惯当地一个横行霸道的流氓,一气之下把他给杀了,因为附近给求情的人太多,死刑改了无期,牢裏的犯人都佩服他,也怕他,慢慢的他成了老大。刚出来的那个叫程锡凯,三年前因为替朋友出气,拿刀砍了当地一个无赖。判了三年。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三哥因佩服程锡凯的义气,在牢裏很罩着他,因此程锡凯在牢裏没受什幺苦。

  “锡凯……锡凯……”程锡凯听到有人叫他,他茫然的四处看着,强烈的阳光让他睁不开眼睛。

  “这儿,锡凯……”很远的地方,一个大树背后,走出一个和程锡凯看起来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

  程锡凯认出来了,他是林泽伟,比他大一岁,是他最好的朋友。三年前,因为当地一个无赖总欺负林泽伟,程锡凯替他出气,砍了那无赖几刀。能来接他出狱的也许只有林泽伟了。程锡凯是个孤儿,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谁,他入狱后养父母也失去了消息,刚刚出狱的他什幺也没有……

  “锡凯,知道你今天出来,我等很久了……嗬嗬,还是那幺帅!”林泽伟亲热的拍拍锡凯的肩膀,“走,撮一顿去!”

三年的牢狱生活使锡凯有些麻木,他只“恩”了一声,跟着泽伟走了。泽伟先是带锡凯到一家很不错的酒楼裏大吃了一顿,又带他去了一家很高档的泰国浴,“唉,哥哥对不起你,害你这几年……你放心,有我泽伟的,就有你锡凯的!”当晚,泽伟给锡凯找了个小姐,让三年不识女人味的锡凯好好的痛快了一把。

吃饱喝足又洗了澡的锡凯慢慢的回过神了,觉得自己象个人了,当晚把那小姐搞的死去活来的,直到深夜,他才在包房裏沈沈的睡去了……

  第二天中午,泽伟和锡凯在一家小饭馆一边喝酒,一边聊:“锡凯,这几年哥也混出了一点小名堂,倒卖些私货。我知道你出来不好找工作,可我也用不上人手。这样,我给你搞两个撞球案子,你在我家院子门口先弄着,这裏的派出所跟我认识,有事招呼一声,起码先能混口饭吃,以后再做打算,你看咋样?”

“我给你租个民房你先暂时住着。”

“行,你知道你兄弟没文化也没啥本事,你说咋办就咋办……”

  就这样,泽伟给锡凯租了个民房,还给买了张弹簧床,从家裏拿了些被褥。又给弄了俩撞球案子,锡凯白天睡觉,晚上经管撞球案子,一局一块钱,能混个温饱,刚出狱的锡凯总算安顿下来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中午,锡凯刚起床,泽伟兴冲冲的来找锡凯,“锡凯,给你介绍个媳妇咋样?”

  “别开玩笑了哥,咱这样的谁能看上?初中毕业、整天瞎混还蹲过监狱……”

  “唉!哥不是瞧不起你,哥说出来你别生气,你要不愿意就当哥没说过。”

  “唉,就怕人家嫌弃咱……”锡凯嘴上拒绝,心裏却的确渴望一个女人,毕竟已经快三十的人了,又三年没见过女人,“好,我跟你说,我认识一个女的,以前是当过坐台小姐,不过早都不干了,那天碰见聊了会儿,她说想找个男人过日子,我跟人家说了你的情况,人家说愿意见见面,你看你要是不嫌她以前干过那个……”

  “哥,咱这样的还挑拣个啥,只要人好……可你看我现在啥也没有……”

  一想到突然要相亲,锡凯有些紧张,虽然自己早不是处男了,但毕竟以前只玩过一些妓女,谈过的一个对象也因为他没本事吹了。现在又要谈对象了……“放心,她有钱。人家说了,只要人好,结婚后她养家,人家现在开了个饭馆,生意还不错呢。”“那你看着安排吧哥……”

  “那好,我回去跟她说一声,明天安排你们见见面……”

  下午,锡凯去洗了个澡,又买了一身新衣服,虽说是便宜货,但毕竟是明天要相亲,不能马虎,晚上锡凯很早就收摊回去了,还买了一盒好烟装装门面。晚上锡凯失眠了,他想着第二天见面的事,想着那女的会是什幺样?以前当过妓女,现在不干了开饭馆?漂亮不?能看上我不?泽伟怎幺认识她的?应该是嫖过她这样认识的吧?……

  第二天下午,锡凯早早的来到约定的地方,过了没几分锺,泽伟带着一个女的来了。“我来介绍一下,程锡凯,欧曼玲。”

  “你好……”锡凯局促而生硬的伸出右手。那女的到大方的多,“你好……”

  “哦。我还有点事,你们聊吧……”林泽伟借故离开了。

  锡凯看着那女的,长的算是很不错,大大的眼睛,高鼻梁,皮肤也很白,就是个头不高,看起来穿着高跟鞋也就一米六多一点,和一米八的程锡凯站在一起有些不协调。锡凯的帅气也吸引了她,她看着锡凯,发现锡凯直勾勾的看着她,嫣然一笑——

毕竟锡凯三年没见过女人了,而且人家确实挺漂亮的,还很丰满,正是锡凯喜欢的类型。虽然个头不高但无伤大雅,锡凯发现自己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而那个女人也被高大帅气的锡凯一下子吸引住了。

  两人看来情投意合。“你就叫我锡凯吧,我29岁,你呢”“我25. 你就叫我小玲吧。”那女的答道。

  “哦……哦……你饿不饿?”锡凯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因为才刚过午饭时间,“哦。我是说,你想看电影吗?”

“好呀”欧曼玲痛快的答应着。去电影院的路上,锡凯掏出平时没钱买的“Seven Stars”烟,正在找打火机,“哒”的一声,烟已经点着了,原来小玲眼疾手快已经掏出了打火机。“谢谢……你抽烟吗?”

  “Seven Stars太暴了,我抽这个……”

  小玲从包裏掏出了一包看起来很高档但锡凯没见过的香烟,自己点着。在电影院裏,锡凯发现小玲的大腿有意无意的轻轻挨着他的大腿。虽然压抑太久的锡凯非常冲动,但这毕竟是第一次见面,锡凯不敢造次。而小玲前前后后的总是主动买电影票,饮料,爆米花什幺的,不让锡凯花钱。

  晚饭,他们在一家高档的餐厅用餐,也是小玲付的钱。整个下午,锡凯从拘束到慢慢放开了,和小玲聊的很投缘,原来小玲和他一样也是孤儿,而且命运很悲惨。初中毕业那年离开了强奸了他的继父,只身跑到这个城市来,卖过花,摆过地摊,洗过头,后来认识了一些小姐,先是开始在舞厅陪人跳舞,后来实在日子不好过就卖淫了。

  两年前她不想再干了,也攒了些钱,开了个小饭馆。锡凯觉得小玲对他很好,也很坦诚,觉得自己很幸运,而小玲也坦白的告诉他现在她想有个家,有个老公互相照顾。她不嫌弃锡凯坐过牢,也不嫌他没钱。两个人算是一拍即合。晚上,锡凯还去了小玲开的饭馆,已经打烊了,他们又聊了一会,锡凯觉得毕竟是第一次,不好太晚,就要走,小玲写了自己的手机号,锡凯尴尬的笑了笑说我没电话,你找我就在泽伟家院子门口,我的撞球案子每天晚上就摆在那裏。

临走,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锡凯有些别扭的跟小玲握了握手,要不是一个饭馆的打工妹在扫地,锡凯真的都不想撒手了,女人的肌肤对他来说太渴望了……锡凯想,不管结婚不结婚,小玲应该愿意和他发生关係吧?毕竟以前是妓女,没有什幺可扭捏的,可出呼锡凯意料的是,在谈了两个月,已经到了决定结婚的时候,他和小玲才第一次接吻。两个月间,他们一直是一种很保守的恋爱关係,最多拉拉手。不过结婚是小玲先提出来的,她说租一套两室一厅,简单装修一下。

  锡凯当然愿意了。他终于要有自己的家了!在出狱不到半年的时间!简直有点不可思议!“结婚后,你还弄你的撞球案子,我还搞我的饭馆。你不用担心钱,撞球案子就当是消遣,不閑着有点事作就行。饭馆生意可以,能养活我们……”

  第一次接吻后,小玲这样计划着他们婚后的生活。锡凯都依着小玲,他知道自己没本事,赚不来钱,虽说让女人养有些丢男人的面子,但自己坐过牢,不是泽伟给弄的这个小营生,他还能干点什幺呢?作生意,他以前也搞过,赔的一塌糊涂,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算了!锡凯想,自己已经很幸运了……在装修房子期间,锡凯几次都想晚上在饭馆裏小玲的临时住所和小玲过夜,但都被小玲拒绝了,“马上都结婚了,你还等不了这几天呀?”锡凯想,也好,虽然以前她是妓女,但现在这样证明她已经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了。锡凯拼命的压抑着自己高涨的情欲,盼望着洞房一天天的到来……

  小玲买了家具、电器,布置了新房,结婚的日子也定了,他们还照了简单的婚纱照。对于锡凯和小玲这两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来说,能结合在一起真是一种缘分。锡凯和小玲靠在沙发上,憧憬着他们婚后的生活……婚礼很简单,来宾只有泽伟夫妇、小玲饭馆裏的厨师和几个打工妹,为了凑个热闹锡凯把撞球案子旁边摆烟摊儿的老张也请来了。麻雀随小,五髒具全——小玲租了婚纱,还租来了花车,虽然只是普通的桑塔纳。人少有人少的好处,不用谁灌谁酒,不用乱成一团,泽伟即是介绍人又是主婚人,宣读结婚证、介绍来宾、新郎新娘介绍恋爱经过等等一样也不少,大家笑成一团。

  这一天锡凯觉得终生难忘。一个坐过牢的孤儿,他还有什幺不满足的呢?晚上,没有闹洞房的人,锡凯和小玲这一对幸福的新人终于搞到了一起……他们约定,先不要孩子,每次都用避孕套……那一夜,锡凯把压抑多年的情欲一股脑的发泄在她的新娘身上,而性经验相当丰富的小玲也差点被疯狂的锡凯搞的昏死过去……婚后几个月,锡凯和小玲几乎夜夜春宵,锡凯终于发泄了他多年来压抑的性欲,虽然小玲的阴道很鬆,但锡凯已经很知足了。日子慢慢的平静下来,锡凯和小玲的性生活频率也没有新婚后那幺高了。锡凯每天抽着小玲给他买的‘Seven Stars"

  烟,喝着饭馆裏批发价进的啤酒,惬意的经营着他的撞球案子,小玲婚后对锡凯很好,每个月给锡凯的生活费很多,而撞球案子赚的那几个小钱小玲从不过问,全是锡凯的零花钱。有时白天没事,或者有几天派出所查的紧不能出摊,还有就是下雨的时候,锡凯也会去饭馆帮忙,而小玲也从不让锡凯干活,只是让他坐着抽烟喝茶或者喝啤酒。锡凯觉得自己真幸福,娶了个疼他的好老婆……

  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几个月,锡凯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饭馆的生意似乎并不太好,而且,小玲也经常不让他去,让锡凯没事就在家看看电视什幺的,不用去饭馆帮忙。还有,结婚几个月后,小玲好象就不怎幺要求性生活了,但也不拒绝,就是不主动了。虽然每个星期锡凯都还能爽两三次,但妻子似乎没有那幺大兴趣了。而且,锡凯发现,他去饭馆小玲经常不在,有时他在饭馆等小玲回来,小玲说去买调料了但却是空手回来的。小玲一直对锡凯特别好这让锡凯不好过问,但心裏的疙瘩却越来越大。

  终于有一天,锡凯决定弄清楚小玲总不在饭馆是去干什幺。一天晚上锡凯没出摊,躲在离小玲饭馆不远的一个电话厅裏,等了很长时间,不见小玲出来,锡凯正要回家,突然看见泽伟和一个矮胖子从饭馆裏出来,过了一会,小玲也出来了,也朝泽伟去的方向走了。锡凯觉得有什幺事情要发生,他远远的跟着小玲,走了大概有7 、8 分锺,来到一个杂乱的小巷子,这个小巷子锡凯知道但很少来,这裏有很多出租的小平房,和锡凯以前住的一样,只是锡凯住的不是这裏,离这裏很远。锡凯远远的看见泽伟和那个矮胖子进了巷子尽头的一个院子,而小玲也好象在朝那边走。天已经麻麻黑了,锡凯也跟的紧了些。

  小玲也进了那院子,锡凯等了一会,又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听到好象最后一个屋子有插门的声音,锡凯看四下没人,蹑手蹑脚的走到那房门口,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门窗上有可以窥看裏面的缝隙,只看到裏面灯是亮的。……直到裏面传来“啪、啪、啪……”的声音,锡凯才在高处看到一处窗户玻璃上的油漆有一点脱落,锡凯搬了几块砖头,站在上面,终于看到了裏面的情景!!!……小玲正躺在一张床上,赤身裸体,举着双腿,屁股搭在床边,那个矮胖子站在地下,正努力的操着小玲,刚才“啪、啪、啪……”的声音就是那矮胖子和小玲的下身撞击发出来的。

  泽伟正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抽烟,他紧抽两口,扔了烟头,从床的另一边爬上去,一把抓住小玲的乳房,揉捏起来,一边把他的嘴凑上去亲小玲的嘴……

  锡凯脑子“嗡”的一下……他努力克製着自己,继续看——小玲已经起身站在了地下,弯腰趴下,让矮胖子从后面插,而泽伟已经脱掉了裤子,带上了避孕套,跪到小玲面前,把阴茎塞进了小玲的嘴裏。小玲象一条发情的母狗一样,屁股后面被插着,嘴还动情的吮吸着泽伟的阴茎。这就是我的小玲?我的老婆?每天晚上睡我身边的我的女人???

  要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小玲作过妓女,这时候锡凯恐怕早从砖头上掉下来了。锡凯尽量的克製着自己的情绪,继续看……那个矮胖子大概已经不行了,痉挛的抽动了几下,表情扭曲的爬在小玲背上不动了……而这一头,小玲和泽伟激战正酣,泽伟前后摇摆着,小玲投入的吮吸着,一会,矮胖子起身拿过墙角的一卷卫生纸擦下身,泽伟从床上下来,小玲也重新翻身躺下,举起双腿,泽伟两手擎住小玲的两只脚,猛的插了进去,小玲呻吟了一声,两人开始激烈的蠕动。

  那矮胖子擦干净了自己,穿上衣服,从口袋裏取出一个皮夹子,拿出5 张100 块的人民币,数了两遍,走到床的另一边,把钱塞进小玲的手裏,又趁机揉捏了小玲的乳房一会,小玲一边迎合着泽伟的动作,一边拉过旁边自己的衣服,把钱装进口袋,又从口袋裏取出一个绿皮的本子,用笔在上面写了些什幺又装回去。锡凯看到了这一切,已经从震惊慢慢的变成了性冲动,阴茎已经挺的老高。他一边看着泽伟猛烈的操自己的妻子,一边不由自主的揉动着自己的裤裆……

  终于,泽伟痉挛的喘着粗气趴在了小玲身上,而小玲虽然也抱住泽伟的头,但显得并不是特别兴奋……一会,泽伟起身收拾干净自己,而小玲正要起来又被那矮胖子扑上来抓住胸部,矮胖子趴在小玲耳边小声说着什幺,锡凯听不清,只看见泽伟笑了一下,小玲先是摇头,后来矮胖子又从口袋裏掏出100 块给了小玲,小玲用枕巾盖住自己的脸,腿分开躺在床上不动了,而矮胖子笑嘻嘻的从包裏取出一个照相机,趴在小玲两腿中间,拍了几张照片,这才又狠狠的捏了小玲的大腿一把,收起相机。

  矮胖子和泽伟说笑着,小玲开始穿衣服,锡凯意识到他们马上会出来,赶紧从砖头下来,蹑手蹑脚的把砖头放回原位,悄悄的溜出院子,一溜烟的跑了……锡凯又躲进了那个电话亭,等了很长时间,才看见小玲回到饭馆。而泽伟和那矮胖子没有出现。锡凯在电话亭蹲了一会,他脑子很乱,他想,如果他今天什幺也没看到,日子还是那幺过,他还是惬意的不知内情的吃着软饭,可他看见了!

  虽然他从没问起小玲以前卖淫的细节,但他閑来没事会经常想象。今天,被他看见了!原来泽伟和小玲一直还勾搭着呀!原来小玲并没有从良而是一直在卖淫呀!

  怎幺办?作为一个男人,锡凯无法忍受带绿帽子,尤其是自己的妻子被好朋友玩,而且不是一般的玩,是嫖!而且还是带别人一起嫖自己的妻子!锡凯越想越愤怒……一会,锡凯平静下来。他又想,自己如果没看见,一个刚出监狱的孤儿不愁吃,不愁穿,不愁没零花钱,有老婆(虽然是和很多男人公用的)还不用费神赚钱养活……锡凯很矛盾,如果此时揭穿小玲,告诉她自己看到了一切,后果会怎样?离婚?自己一无所有。跟泽伟也会闹翻,自己没本事、没文化、没关係、连朋友都没有了……说不定自己会去要饭?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享受现有的閑适的生活了……锡凯慢慢的站起来,定了定神,决定暂时不揭穿这事,就当自己没看见。

  他快步走进饭馆,小玲正在给客人道茶水,见锡凯猛的进来脸色也不太好,有些吃惊,“怎幺了锡凯……?”“哦,没什幺,今天有点头疼,不想出摊了……”锡凯努力做出没事的样子。

  “那今天早点休息吧……”小玲亲昵的拍了拍锡凯的胸脯,象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也许她本来就是温柔贤惠的妻子。

  “不要紧,我没事过来转转……”

  “你不舒服到裏面躺一会吧”

  “恩。”锡凯躺在裏屋的小床上,脑子裏一片空白……

  晚上,温柔体贴的妻子小玲让丈夫锡凯脱光衣服不要动,平躺在床上。她轻柔的帮锡凯带上套子,骑上来,轻轻的套动————这是小玲最喜欢的姿势,女上男下。锡凯闭着眼睛想,大概是她总被男人压着,现在压在我身上找个平衡吧……

  当小玲在锡凯身上一坐一坐的动作越来越强烈的时候,锡凯突然坐了起来,一把将小玲按在了身下,两手擎着小玲的两只脚,猛烈的抽插起来————这姿势是锡凯最喜欢的,也是刚才那矮胖子和泽伟都在小玲身上用过的。锡凯猛烈的把自己的阴茎在小玲那鬆弛的阴道裏捣弄着,而小玲这时似乎也很动情的呻吟着。

  锡凯想,从结婚到现在,小玲的那些动情的呻吟和强烈的高潮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装的,刚才泽伟上他的时候也很猛,而且当时小玲已经被矮胖子操过了,也没看见小玲有多爽。也许。她是因为爱我所以只是跟我搞时才反应强烈?锡凯一直确信小玲是深爱自己的,就算今天也丝毫没有怀疑过。锡凯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甚至把避孕套都弄掉了,小玲连忙起身帮锡凯弄好,锡凯又接着操。

  自从蜜月以后,锡凯很久没有今天这幺强烈的高潮了,他回忆着刚才自己妻子被人嫖的镜头,拼命的插着这个他爱着的贱货,而小玲的指甲已经抓破了锡凯的胳膊,流了血。而平时,小玲被锡凯操的再消魂也很少抓破锡凯的胳膊,床单到是已经抓烂了好几条了。终于,一股暖流流进了小玲那宽鬆的阴道深处,锡凯和小玲痉挛的扭抱在一起……

  晚上,看着充分享受了性高潮的熟睡的妻子,锡凯想起了那个小绿皮本子,那会是记什幺的呢?锡凯轻轻的拉开放在自己胸脯上的小玲的手,下床找到小玲晚上穿的那件外套,平时锡凯从来不翻小玲的衣服,今天不同了……可锡凯只摸到了硬硬的几张人民币,几张叠起来的,还有一张单独的,大概就是今天小玲卖身赚的那500 和被照相赚的那100 吧。本子不在口袋裏,大概锁在饭馆裏小玲的抽屉裏了吧。锡凯又回到床上,他想以后一定要搞清楚那个本子的秘密……第二天晚上锡凯出摊了。他抽着烟,看着案子上滚动的撞球发呆……

  “哎!发什幺愣呢?”锡凯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原来是泽伟

  “哦,吃饭了没?”锡凯尽量自然的打招呼,“没呢,等个客户一块吃饭,你也一块去喝两杯吧。”泽伟亲热的邀请锡凯。“不了,我吃过饭了”锡凯答道。“党老板,哎呀久等了,堵车……”

  随着一句声音很大的南方口音,从一辆出租车上钻出了昨天那个矮胖子。上来就和林泽伟握手。“那我先走了锡凯。”泽伟跟那个矮胖子有说有笑的走了,那矮胖子不时坏笑着说着什幺……锡凯本来不想悄悄跟着去了,可这会又想去了,他紧抽几口扔了烟头,“张大爷,我有事回去一下,你帮忙看着摊……”“你去吧,我给你盯着……”卖烟的张大爷参加过锡凯和小玲的婚礼,和锡凯关係不错,平时互相有个什幺事帮个忙,经常的事。锡凯悄悄的跟着泽伟和那个矮胖子,结果他们并没有去小玲的饭馆和上次嫖小玲的那个房子,而是进了一家酒楼。锡凯想,现在小玲在干什幺呢?他来到饭馆,但并不进去,而是在街对面的一棵树后面偷偷的朝饭馆裏看。

  当时天已经全黑了,锡凯并不用担心被小玲和裏面的服务员发现。结果他看了10分锺,发现小玲没在饭馆。一定是在那边被人操呢!锡凯想着,快步的朝那天那个巷子走去。走到那个院子门口,他看到小玲卖淫的那个屋子裏面灯亮着,他走到门口听了听,裏面没什幺动静,他搬了几块砖,从上次那个小缝隙往裏看————只

见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正递给小玲100 元钱,而小玲一手接钱,一手拿着卫生纸在擦阴部。那男孩给过小玲钱,点上一支烟抽起来,刚抽一口就咳嗽个不停。小玲擦完下边,也没穿衣服,就从口袋拿出那个绿皮本子,写了一下,又和钱一起放了回去,才开始穿衣服。

而那男孩趁小玲衣服没穿好又跑上去摸了摸小玲的屁股。那学生模样的男孩锡凯有点印象,好象还在他那打过撞球。锡凯意识到他们马上会出来,赶紧下来,把砖头放回去,跑出了院子。

  路上锡凯想,那个绿皮本子小玲一定回到饭馆就锁在抽屉裏而不带回家,要不昨晚他怎幺在小玲口袋裏没找到?今天锡凯打算在饭馆裏等小玲一起回家,哎呀不行,撞球还没收摊呢。锡凯赶快跑回撞球案子,用最快的速度收了摊,又马上跑回饭馆,怕去迟了小玲把本子锁进抽屉他就没机会看了。

结果他回到饭馆没看到小玲。“你玲姐呢?”锡凯问一个服务员,“还没回来。”锡凯想,难道又接上客了?那就在这等着吧。锡凯一边抽着小玲给买的“Seven Stars”烟,一边喝着饭馆裏的啤酒,等了一个多小时,小玲终于回来了。

小玲看见锡凯一愣,“哦。今天没出摊?”“哦。没生意,收的早,看你这裏忙不,过来帮忙。”“哦。刚才碰见一个朋友,也不忙就聊了一会,刚才人家请喝茶去了。”“哦,不早了,回家吧。”锡凯惦记着小玲口袋裏的本子,想快点回家好让小玲不能锁进饭馆裏的抽屉,只好带回家。“那你等一下。”小玲进了后面的小屋。锡凯也跟了进去,从后面抱住小玲,他名义上是和老婆亲热,实际上是想让小玲没机会放本子。小玲轻轻的挣脱了锡凯,亲昵的说:“有人在外边呢……”

  小玲和服务员交割了帐目,锡凯一直在旁边,盯着小玲的口袋和抽屉。小玲也没办法,只收拾了一下帐本,把当天的营业款装进皮包,“打扫完卫生,早点睡,注意竈火,把门锁好……”

小玲给晚上住在店裏的两个打工妹交代着。锡凯确定刚才小玲没有把绿皮本子放进抽屉。回到家,锡凯故意说今天很累,他想,小玲今天应该接客接的不少,也累了,早点睡,他好看看那本子。

  果然小玲很快睡着了,锡凯却一直睁着眼睛,过了很长时间,锡凯确定小玲真的睡实了,他悄悄起来,走近小玲的外套,翻了每个口袋,结果除了那个绿皮本子,还有一串避孕套。他拿着这些东西,蹑手蹑脚的走到厕所,插上门,打开本子,裏面的秘密终于展现在他面前————

第一页是空白的,第二页一开始写着一个“操”字,后面是密密麻麻很多“正”字,有好几十页。跟着是十几页的空白,然后是一个“双”字,后面跟着一页多“正”字,然后是一个“三”字,后面只有几个正字,后面还有一个“四”字,后面只跟了一个“一”,再后面是一个“五”字,后面跟着一横一竖两道。

  锡凯继续向后翻,本子很厚,过了很多页,发现一个“口”字,后面又有十几页“正”字,还有两个奇怪的字“月工”,锡凯猜那应该是个“肛门”的“肛”字,后面有两页多“正”字。锡凯一直翻到最后一页,发现最后一页写着“锡凯”旁边是一个鲜红的“心”的图案,象是用口红画的,后面有二三十个“正”字。锡凯想这些“正”字一定就是记录次数的。

  锡凯偷偷的回到房间,看了看小玲,确信小玲确实在熟睡。他找了一支圆珠笔,又从一张报纸上撕下一点空白的纸,回到卫生间。他快速的数了数绿皮本上的那些记录的次数,并写在了那报纸边上:操:13056 次,双:792 次,三:23次,四:1 次,五:2 次,口:4185次,肛:1359次,锡凯:181 次。

  锡凯又仔细的翻了两遍本子,确定没有其他男人的名字。他回到卧室,把绿皮本和避孕套放回小玲的外套口袋裏,把自己写的纸条藏在了床垫子下边,躺在那裏抽烟。原来自己的老婆被上万个男人玩过呀。而且经常会被两个男人一起玩,包括他那天看到的泽伟和那个矮胖子。小玲还曾经被三个男人一起玩过二十多次,甚至曾经被4 个男人一起玩过1 次,被五个男人一起玩过两次!!!小玲的嘴被好几千个男人的阴茎插过,屁眼也几百个男人捅过。小玲说过她是从16岁开始卖淫的,那幺她现在快26了,算起来,她10年来平均就要被4 个不同的男人换着玩!

  而她还说过她并不总是当妓女的,中间也曾经长时间的做别的行当,那幺,小玲在干妓女的时候恐怕一天最多接过十几个客吧!锡凯看着熟睡的妻子,想象着在她肉体上曾经发生的事情,想象着自己的妻子曾经跟5 个男人一起淫乱,可能屁股后面插着一个,口裏含着一个,两个奶也被不同的男人吮吸着……锡凯想象着这些情景,自己的阴茎早已经涨的老高,他想起那本子上只有他自己一个男人的名字,旁边还画着个红心,心裏还热热的,婚后半年,他第一次手淫了……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小玲早早起来準备去饭馆开张,而锡凯照例睡到中午,每次小玲出门前都要和锡凯吻别,而今天锡凯显得特别激动,差点就要扒了小玲的衣服操了小玲。小玲走后,锡凯躺在床上抽烟,想象着自己刚才亲的这个嘴裏曾经含过好几千个男人的阴茎,觉得自己很髒,不觉下体又有了感觉,他突然有了要去找妓女的冲动,他马上起床,洗漱完毕,在门口的小摊上吃了早点,他想,不能在附近找,得远些,他记得别人说过北郊有一家泰国浴裏面有妓女,他决定去那裏玩玩。他去了那裏,找了一个瘦高的小姐,看起来年龄很小,一问只有17岁,他发现这个小姐的阴道比自己老婆的紧多了,他一边操,一边和小姐聊天,小姐说她刚入行不久,说是被亲爹强奸了,跑出来干这个。锡凯也没多想,有这幺年轻的小姐的刺激,阴道又紧,他很快就射了。

  离开泰国浴,他觉得不过瘾,又在附近找了一家洗头房,找了一个和自己老婆身材差不多的小姐,也不操,就让小姐跪在地下给他口交。终于,锡凯花光了身上带的钱,精疲力尽的回到家……

  晚上,锡凯那也没去,一个人在家看电视。他即不想出摊,又不想去偷看小玲接客,他怕万一被小玲发现,他不想被小玲发现。卖就卖吧,反正被上万个男人玩过了,也不在乎继续被更多的男人玩了。至于泽伟也领着别人一起去玩他老婆,锡凯想,泽伟能给自己介绍个妓女当老婆,一定也是嫖过很多次后认识的小玲,也不在乎继续嫖,既然他不在乎自己老婆卖B ,也就不在乎嫖客是谁,又不是通奸,偷情。

  锡凯觉得自从自己发现了老婆还继续在卖淫以后,自己的性欲比以前好想强了很多,结婚后的半年他都没手淫过,昨晚手淫了,而且今天看电视的时候一看到广告上那些漂亮女孩他也忍不住要手淫。不行,锡凯忍住了,白天已经玩了两个小姐了,晚上还想玩老婆,省着点精液和力气吧……当晚,锡凯躺在床上,让小玲上来操自己,这也是小玲最喜欢的姿势……

  从那以后,锡凯白天不再那幺无所事事了,他的生活费比以前高了许多,而小玲也从来不过问,锡凯要多少她就给多少。锡凯隔三岔五的就要去嫖,慢慢的也有了自己的老相好的。有时,锡凯刚给一个正提裤子的妓女甩下100 元,回到家又继续免费玩自己家裏的妓女——小玲。渐渐的,锡凯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不得不减少了嫖娼的次数以保证自己和小玲一直很稳定的每星期两次的夫妻生活。

  锡凯发现小玲最近回来的也很晚,而且总是很累的样子,他知道由于自己最近花钱很多小玲为了多赚钱接客也比平时多了,锡凯有些心疼,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疼爱自己的妻子了,而小玲也还是一如既往的那幺爱锡凯。有时,锡凯自己嫖完了,偷偷跑到小玲卖淫的那个小房子窗户外面,看着自己的妻子为了赚钱养家,为了赚钱供自己挥霍而被那些臭男人玩的死去活来,为了多赚钱而什幺都愿意做,锡凯难过的流下热泪……自己还算什幺男人?自己是7 尺男儿,为什幺不能赚钱养家?养老婆?老婆能当妓女,自己性功能这幺棒,为什幺不能去当男妓???

  锡凯开始琢磨自己当男妓的事情了,可这谈何容易呢?自己认识的人就那几个,有什幺门路可以当男妓呢?小玲租房子的那条巷子有很多都是妓女租来卖淫接客用的,难道自己也去租一间接客?那客源又在哪裏呢?他知道小玲路子广,认识的人多,但难道自己求小玲当介绍人?这太离谱了!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有一天,当锡凯又一次去偷看小玲接客的时候,刚站上砖头,裏面的灯就熄灭了,门开了,小玲和一个年龄很大的男人从裏面出来,那男人出了门就走了,但小玲一眼就看见了锡凯,两个人就那样尴尬的在黑暗中对视了几分锺,终于,小玲开口说话了:“进来吧”锡凯跟着小玲进了房间,小玲插上门,示意锡凯坐下,“什幺时候发现的?”“有几个月了……”

  “那……那你怪我吗?”没等锡凯回答,小玲就哭了,“我其实刚开饭馆的时候生意还可以,我也真的不想再干了,可谁知道后来饭馆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我……”锡凯一把将小玲拉过来,抱在怀裏,“对不起,小玲,都是我不好,没本事养活你……”

  锡凯也哭了,小玲接着说:“后来我没办法,就在这裏租了房子,一边维持着饭馆,一边在这裏接客……我后来是真的想找个男人嫁了,我很想有个家,泽伟是我的熟客,我跟他说了,他跟我提起你……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了,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不能没有你锡凯……”

  “我对你也是真心的,小玲……”两个人抱在一起,哭诉着。“我知道你坐过牢不好找工作,我也是,除了这个我什幺本事也没有……”

  “都是我不好,没本事养活老婆……”……当晚,锡凯和小玲没有回家,就在这小屋说了一夜心裏话……当晚,锡凯和小玲这对恩爱夫妻,作出了重要的决定,他们决定一起干,把饭馆关了,在别的地方开一家地下妓院,名义上是洗头房,实际上组织小姐卖淫。

  小玲认识很多小姐,可以招来很多。地方很快就找好了,很理想,紧挨着开两个门面,一个是洗头房,一个是锡凯经营的小卖部。小卖部和洗头房是通的,锡凯名义上卖些烟酒、饮料什幺的,实际上是把风,有情况就按一个柜台下边的门铃,裏边就知道有情况,当然这还不够安全,小玲有很多相好的都是当地派出所和分局的,小玲把他们一一的疏通了,他们答应有情况提前通知,保证安全,条件是他们来了免费玩任何妓女,包括小玲。

  小玲断断续续卖屄已经10年了,也攒了不少钱,投资当然不少。洗头房的裏边地方很大,小玲把裏边设计的错落有秩,即安全又温馨,让嫖客们来到这温柔乡裏都心甘情愿的掏腰包。洗头房和小卖部终于开张了,小玲一下就找来了7 个小姐,过几天还会有新人来。凭着小玲以前的关係和熟客,生意一下子就火了,而小玲虽然已经26岁,不象那些18、9 岁的小姐那幺诱人,但小玲也身先士卒,亲自上阵,凭着多年的经验和魅力,小玲接客的数量也不亚于那些年轻漂亮的小姐。

  锡凯整天耳濡目染这些妓女,当然心痒难瘙,但有小玲在,他也不敢造次。

  没想到在生意不忙的时候,小玲主动让锡凯去玩小姐,说锡凯每天望风辛苦了,让锡凯享受一下,锡凯虽然爱嫖,但当着和他那幺相爱的妻子小玲的面玩别的小姐总是有些离谱,但温柔体贴的妻子为了让丈夫享受,硬逼着丈夫玩小姐,说:

  “没事、没事”。锡凯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最让锡凯尴尬的是有一次他正和一个小姐在最裏面的包房激战正酣,小玲突然进来,“锡凯有40块零钱没有?那人洗头10块给了一张50. ”

锡凯尴尬的爬在那小姐身上:“裤子口袋裏有,你自己拿……”慢慢的,锡凯也放的开了,除了当面他不敢和小姐调情,只要小玲不在当面,他就会很过分的和小姐们打情骂俏。不过他和小姐们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对妻子的体贴和关爱却一点没有减少,有时小玲亲自接客,完了以后锡凯会去嘘寒问暖,帮小玲按摩。

  小玲对锡凯也是始终如一的那幺好。作为锡凯两口子最好的朋友,泽伟当然也要来洗头房捧场,虽然大家心照不宣,但毕竟泽伟不好意思再玩锡凯的老婆了,反正漂亮小姐多的是,小玲总能给泽伟找到最对泽伟胃口的妓女。洗头房的人员流动是比较多的,经常会新来一些妓女,也会离开一些。

每次有新来的年轻漂亮的小姐,小玲总是安排锡凯先嚐个鲜。当然体贴入微的妻子不会不顾及丈夫的身体,小玲规定锡凯每天最多只能玩一个小姐,而且每个星期至少有一天,锡凯必须留给小玲自己来享用……

  这样惬意的日子过了几个月,有一次一个和锡凯很熟的小姐服侍完锡凯以后,对锡凯说:“你这幺棒不当男妓可惜了。”这句话又勾起了以前锡凯想当男妓的想法,虽然现在的日子过的很爽,但毕竟是老婆养活他,而他每次玩小姐小玲也要给小姐付一点钱的,毕竟这些女孩都不容易,要靠肉体养活自己,锡凯也不是白玩的。

  锡凯悄悄的对那个小姐说:“你有没有路子?我要能靠这个赚钱一定亏不了你。”小姐说:“其实很容易,我可以给你介绍,我也不要你给我什幺别的好处,你一个星期美美的玩我一次,把我玩痛快了就行。你知道我们作小姐的其实不容易达到高潮,时间长了有性压抑,必须隔几天美美的被操一次,释放一下压力,要不会憋出病的。”

  “那你给我介绍的都是小姐。”

  “也不一定,不过主要是小姐,也有普通的女的”

  “那好,不过这事千万不能让我老婆知道呀。”

  “没问题,不过你要答应我每个星期一定要玩我一次,一定要操的我爽的死去活来的才行。”

  “没问题!就这幺说定了。”锡凯兴奋起来,自己终于可以靠自己的身体赚钱了!

  过了几天,那个小姐递给锡凯一张纸条,悄悄的说:“这是地址,明天上午十点,这人是我以前的姐妹,放心,人可靠。说好500 块。不用口交不用亲嘴。”

  “哦。知道了。”

  锡凯的第一个生意终于要来了!上午10点,这对锡凯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因为自从开了洗头房以来,每天都是小玲早早的就去开张,而锡凯要睡到中午。锡凯知道小玲很辛苦的,在洗头房什幺钱都赚,早上很早就有去嫖的,而且还有块钱洗头的,20块按摩的,50块推油的,100 块口交的,还有当然就是价格不等的各种操B 的花样。小玲和她的姐妹们都是来者不拒。当然,不带套的客人她们是不接的。锡凯每天到了下午才去开小卖部,而且一般先要玩个小姐,或者一去先跟小玲过一下夫妻生活——他们两口子平时只能这个时候过夫妻生活,每星期一次,因为晚上是接客的高峰,锡凯也要在门口盯着。

而小玲她们每天要忙到半夜,没时间和锡凯搞。接到那个小姐的纸条后,锡凯决定今天不玩小姐了,也不和小玲过夫妻生活了,要养精蓄锐,明天服侍好他的第一个顾客。

  第二天一早,吻别了妻子,锡凯躺在床上抽了一根烟,他想象着今天的客人会是什幺样子。他已经知道了也是妓女,但昨天那个小姐没说客人多大年龄,什幺样子……锡凯起床以后,认真的刷了牙,刮了胡子,他要以良好的形象出现在客人面前。穿衣服时犯难了,锡凯不知道该穿什幺衣服去接客。

最后他找到一件看起来略有些轻浮的休閑装,那是上个月小玲替他买的。最后临出门他还是换了一件正经的西装。那个地方离他家不算太远,锡凯决定先吃早点,他平时天天睡懒觉很少吃早点的,但今天不一样,锡凯知道自己一会要干力气活,要先吃饱。

  差10分锺10点,锡凯来到了地址上的那个地方。是平房,有点象以前小玲卖淫的那个地方。他觉得早敲门不好,就等了一会,想抽烟但怕一会人家客人讨厌烟味,就在门口买了包口香糖嚼。差3 分10点的时候,锡凯敲响了那家的门。

  “谁呀?”“……哦……是文云让我来的……”锡凯不知道怎幺回答,只好说出介绍人的名字。门开了,一个只穿着内裤、蓬头垢面、、睡眼惺忪、看起来有快40岁的女人开了门,“快进来吧”锡凯进了屋,裏面乱糟糟的,床上被子乱放着,显然女主人还在睡觉。

墙角一个垃圾筐裏全是卫生纸,还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半截耷拉在筐边上。

“你先等一会”那女人快速的洗漱着,一边招呼叫锡凯坐下。那女人穿着睡衣,大概收拾了10分锺,看起来不那幺老了,也漂亮多了。

  锡凯玩过那幺多妓女,自己都是消费者,都是妓女主动勾引他来玩,今天锡凯第一次当服务者,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怎幺办,不知道是该等顾客主动投怀送抱,还是自己主动去做,也不知道该说什幺。

  “不错,挺帅的嘛……文云都跟你说了吧……”那女人打破了尴尬,“她告诉我你是第一次,不要紧,你知道我们这些作小姐的时间长了会有性压抑,需要特厉害的男人来给释放一下,文云说你挺不错的……”那女人点了一支烟,靠在沙发上,边抽边说:“来吧,你先摸我吧,要慢点,时间要长点……”

  “哦……”锡凯起身来,看了看窗帘是否严实,又看了看门插好了没有,便走到女人身边,开始摸女人的大腿,女人则一边抽着烟,一边直勾勾的看着锡凯,一只手拉住锡凯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着……锡凯摸了一会,女人有点反应了,熄灭了烟,站起来,搂住锡凯,让锡凯也搂住她,嘴裏轻轻的说:“屁股……胸……,前边,啊……”锡凯知道妓女要想得到快感不容易,时间也需要很长,好在锡凯天天都在妓女堆裏混,自己的妻子也是妓女,所以锡凯知道如何让妓女得到满足……锡凯一直不把手伸进那女人衣服裏,就在外边摸,结果女人自己解开了睡衣,把锡凯的手往裏拉,“亲我脖子……”女人小声的要求着锡凯。

  “舔我耳朵……”锡凯一一照办了。“说’我爱你‘……”“说’我想要你‘……”“说’我想干你‘……”锡凯也一一的满足着这个老妓女的要求……女人轻轻的在锡凯的脸上亲了一下,说:“跟我亲嘴好吗?”“文云说不用亲嘴的……”“恩……人家想要嘛……”老妓女撒娇着说。锡凯觉得真恶心,他玩了那幺多妓女,还没有一个这幺撒娇的呢,尤其是这个女的还有点老,撒起娇来更恶心。锡凯尽量不得罪人的躲避着女人的嘴唇“我给你加钱。说好1500 ,我给你1700 ,你让我亲嘴……”锡凯继续躲避着,但他的手还是很敬业的抚摩着老妓女的屁股。

  “干脆,我给你5000块,你让我和你亲嘴……”

  “……恩……好吧……”锡凯不再躲避,他想多赚钱,同时觉得自己也很髒。老妓女的舌头一下就深进了锡凯的嘴裏。锡凯用舌头迎合着老妓女的舌头……

  老妓女好象特别喜欢亲嘴,一直就这样亲了十几分锺才开始脱锡凯的衣服,锡凯放开老妓女,想从口袋裏拿一个避孕套,他刚拿出避孕套,发现老妓女也拿出了一个避孕套,这一刻锡凯觉得很好笑,感觉象他和泽伟互相让烟抽一样,一人拿一根烟互相让。锡凯刚带上套,那老妓女就一口含住锡凯的阴茎,猛烈的吮吸起来,锡凯则扶着老妓女的脑袋,尽量的忍着。

  一会,老妓女要求锡凯也舔她的下边,和她69,“不行,不行,文云说不用那样的……”

“都给你加了那幺多钱了,你就多一点服务嘛……”老妓女一边撒娇,一边从床头柜裏取出一盒食品保鲜膜,示意锡凯隔着保鲜膜舔她的B ,锡凯更觉得好笑,他以前只舔过一个女人的B ,就是妻子小玲的,而且也是隔着保鲜膜,更可笑的是他和小玲口交用的保鲜膜和这个老妓女用的居然是一个牌子的。老妓女一边把保鲜膜覆盖在自己上,一边说:“来把,5000块还不让玩痛快了?以后常叫你还不行吗?”

  锡凯想,委屈点,能结交这个老客户也好,就附下身子,认真的舔起盖在老上的保鲜膜来。别看锡凯以前只舔过一个女人,但被经验丰富的小玲调教的功夫非常了得,刚舔了一会老妓女就大呼小叫的,转过身子含住锡凯的阴茎,和锡凯疯狂的69口交起来。这老妓女个子不算矮,所以69起来不费力,不象锡凯和小玲那样,由于锡凯比小玲的个头高了一头还多,他们69起来很吃力。锡凯想让老妓女快点达到高潮而加快了舌头搅动的频率,这让老妓女强烈的呻吟起来,她示意锡凯起身,自己则趴在床边上,撅起屁股,让锡凯从后面操她。锡凯把沾着老妓女唾液的带着避孕套的阴茎一下子插进了老妓女的阴道裏,他感觉这阴道比他老婆的还鬆,估计比他老婆卖的次数还多的多。

  锡凯扶住老妓女的腰,开始猛烈的“啪、啪、啪……”的操起来。一会,老妓女又要求换姿势,她真会享受,把差不多能用的姿势全部用了一遍,好在锡凯从小玲那裏也全部的学过这些姿势,终于,老妓女又回到第一个撅屁股的姿势,强烈的狂叫着,呻吟着,床单都被她抓的成了一团,要求锡凯射精,锡凯这时也不行了,但他又强忍着不射精多操一会,他知道一定要服侍好他的第一个顾客,让她死去活来的留下深刻印象,以后他有了回头客,生意就好做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